我与时之笛

  • 分享这篇文章

※ 本文写于2016年11月21日。2016年是塞尔达30周年,而11月21日,是时之笛发售之日。在这个有纪念意义的日子写下这篇文章,主要是讲述自己与时之笛的种种经历。现文章重新整理发至于此。

以下是正文。
我与时之笛

※ 引言:

18年前的今天——1998年11月21日,电子游戏史上最伟大游戏之一的塞尔达时之笛在日本发售。这是Fami通首个满分游戏。

我现在还清楚记得,我第一次看到时之笛的游戏画面,是小马艾波娜和小林克一起站在海拉尔草原上。虽然这个画面极其普通,但却让我感到格外的亲切,温暖。而且,我能感到我与这个游戏存在着某种联系。这种感觉非常奇妙,很少有游戏画面,能给我这样奇妙的感觉。

塞尔达系列游戏,除初代以及林克的冒险之外,其余我都完美通关过(恰好趁miniFC发售之际弥补一下这系列最初的两作了)。众多作品中,如果让我选一个最喜欢的,我会选姆吉拉假面。但如果让我来评分,我会毫不犹豫的把最高分给时之笛。另外,我认为时之笛/姆吉拉的音乐也是系列里最高的。总之在我心目中,时之笛有两个No.1,综合评价No.1,音乐No.1。

关于时之笛的魅力与影响力,我想已无需多说。今年是塞尔达30周年,在这个特殊的年份,我来分享一下自己与时之笛的种种经历。

时之笛是我第一个3D游戏,也是我第一个塞尔达游戏。我第一个3D游戏就能遇上时之笛这样的神作,自感非常幸运。

现在回想起来,我跟时之笛的缘分,很大程度都要归功于Fami通的满分评价。

时之笛发售于1998年,那时我还在读初中,当时资讯不像现在这么发达,Internet还未普及开,更谈不上智能手机微博微信,作为游戏迷的我来说,获取信息的唯一渠道,就是《电子游戏软件》杂志(以下简称电软)。

那个年代可谓日本电玩的一个黄金时期。PS如日中天,SS也风光无限,DC都要呼之欲出了。游戏方面名作一个接一个,这其中名气最大的,要数FF7,生化危机2(当时电软译为生物危机)与合金装备,这些也是当时占电软最大篇幅的游戏。但对手中只有FC与SFC的我来说,各种“次世代”大作一个都玩不上,只能看着电软杂志过过眼瘾。我很喜欢看销量榜,新作期待榜(都是转载的日本的榜单)以及Fami通评分。

那时我对塞尔达的认识,仅仅是知道有这么一个游戏系列。具体这个系列的游戏长啥样,是什么类型的游戏,一无所知。且当时塞尔达系列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出新作,电软对其的报道少的可怜,别说是报道了,就连一张跟塞尔达相关的图片,都难见踪影。直到有一天,时之笛获Fami通首个满分的消息来了。

说实话,这一消息,让我非常震惊。可以称得上是读电软以来最让我震惊的一件事。就这么说吧,无论之前电软如何花大篇幅赞美其他的大作,都没有时之笛这一记满分直达我心。

我当时想,给一个游戏打分,不管以什么样的方式去打,有一点应该很肯定,就是不论什么情况下,都不能轻易给满分,哪怕游戏再好。因为世界上本就不存在完美的东西,仔细挑一挑,总能挑出毛病。而且打满分,评委自己的水平就体现不出来了,别人会认为你游戏经历不够,见识低下。(如果放在现在社交媒体这么发达的场合,更是会被怀疑是不是收了开发商的好处)。因此,绝不能轻易打满分。对于堪称日本游戏第一刊的Fami通杂志而言,打分更应该小心谨慎。

所以我非常好奇,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游戏,有什么样的魔力,居然能让Fami评委全员打出满分?

201702282
宫本茂开心的向大家展示时之笛斩获Fami通首个满分(图片来自网络)

满分的消息,也轰动了整个日本游戏界。就算是现在,如果有某个游戏被Fami通评为满分,都能引起不小的轰动,更别说当时了,那是Fami通首个满分啊。当时电软前后几期报道过很多与此相关周边新闻。比如,世嘉的一位高管说,“像时之笛这种完成度,要放在世嘉半年前就发售了”;再比如,当时如日中天的坂口博信,当被问到最近想玩什么游戏时答曰:“塞尔达时之笛,自马里奥64后我的N64一直被封存,现在终于可以拿出来透透气了”;还有,坂垣伴信因玩时之笛而上班迟到,事后他还解释道,“因玩游戏而迟到,这种事以后再也不会发生了吧”……种种报道,连我这个远在中国的玩家,都能感觉到日本游戏界的震动。

就是那时,我看到了本文开头引言处所述的那张游戏图片:一匹小马与一个小男孩,站在草原上。不知咋的,我一下子就被这张图片吸引住了。没有其他信息,没有介绍文字,我甚至不知道这个游戏的类型与玩法,仅仅一张图片,直觉就告诉我,这会是我喜欢的游戏,这是属于我的游戏,而且我感觉我与这个游戏有某种联系,真是非常奇妙的感觉。除了几年后银河战士Prime的视频给我类似的感觉外,到现在为止,从没有其他游戏的画面或视频,给过我同样的感觉。

我当时就暗暗下定决心:其他好游戏,玩不到也罢了,但时之笛,必须得玩!就算现在暂时玩不到,以后一定要玩!而且一定会玩到!

因为心中强烈的欲望,我立马想到了在远在巴西做生意的大哥。说来也巧,那时我大哥刚去巴西不久,他在巴西开了一家店,就是卖游戏机!我回忆起前不久他刚回国给我们全家看他在巴西的照片,有一张照片是他的店面,他那漂亮的店面里,摆放了各种游戏机,PS,SS,还有N64!

我大哥不是游戏玩家,几乎不玩游戏。他现在还在巴西但早已转行。不过他在巴西刚起步时所经营的,就是我所喜欢的游戏机,现在回想起这件事,真的感觉非常奇妙。

其实我早先就可以向他要PS,但我没开口。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家里不太赞同,父母亲总是希望我多读书少玩游戏。另外,当时我大哥刚去巴西不久,各方面都很艰苦,我也不太好开口。

可是这个Fami通满分,对我诱惑太大了。而且当时正值98年末,来年年初我大哥要回家过年,我幻想着能不能趁回家过年带一台N64给我,不然下次要等到猴年马月才能回国啊。我忍不住,先打探父母意思,他们虽然有些说法,但居然没有明确反对!终于,在一次电话中,我跟大哥提出,想要一台N64主机,游戏只要一个,时之笛!(大约一年之后又向他要了马里奥64和姆吉拉)。这个讨要游戏机的过程,比我想象的容易,我大哥欢喜答应,他说回家过年时就带给我!我记得很清楚,当时在电话里,将The Legend of Zelda这几个英文字母一个个告诉他,生怕搞错。

我早早就准备好变压器等候了。过年前一段时间,当时已经放寒假,我大哥回国,我顺利拿到N64主机。那个时候,物质生活远不如现在丰富,当时拿到这样的东西,可以兴奋一个星期。我感觉,从那以后到现在,我每次收到新的游戏主机,都远比不上当时拿到N64的那种兴奋程度了。

收到N64的那一个晚上,我就玩上了时之笛。没有Internet,没有攻略(电软当时就没发过时之笛的攻略),只能自己一点点摸索。时之笛里的英语,对当时还是初中生的我来说,难度非常大。我一个单词一个单词挨个看,看不懂的,就查字典。

回想当晚的经历,可谓历历在目:时之笛开场,林克家的后方有一个比较高的平台(就是有一个小洞进去可以拿最初那把剑的平台),那个平台有很多牌子,每块牌子上都介绍了林克的主要动作:按Z锁定,横滚,后空翻,往前跳斩,回旋斩等。我一边读牌子上的英语说明,一边查字典,一边熟悉动作,就这样摸索着,用了足足一个小时,林克的基本动作与操作方法,终于都掌握了。然后继续作战,一点点推进,非常顺利,第一个大树迷宫,被我拿下。整个过程完全在忘我的游戏,大树迷宫被攻克时,有一段讲述三女神和三角力量的过场动画,看着感觉超级震撼!动画结束,我一看时间,已经凌晨1点!而我的脑子里,还在不断回忆刚才那段动画效果,觉得很不过瘾,想着以后一定要找机会再看一遍。

我记得非常清楚,那个时候,因为还是初中,我晚上基本都是9~10点睡,从没超过11点,即便寒暑假也不会超过,最迟的一次也就因为看电视拖到11点。可就是那个寒假,因为玩上时之笛,连着好几天都是1点多睡,太让人着迷了。

拿现在的游戏体验作为对照。我感觉玩一个游戏,如果整个通关过程,有40%的时间能触动你,那这个游戏已经算是非常成功了。可毫不夸张的说,当时玩时之笛,几乎是天天被触动,时时刻刻被震撼。

就这样在边查字典边摸索,每天都被震撼的过程中,终于,在那个寒假,游戏通关了。那一刻,我真的有一种强烈欲望,就是想告诉全世界的人,我已经打通了这个游戏,这个游戏是多么的伟大!!

可以想象,Fami通的各位评委,都被这个游戏感染的心甘情愿打出满分,对我这样一个幼小的心灵,那是一种怎样的冲击!何况这还是我第一次玩3D游戏。

也就是通关的那一刻,我完全理解了,为什么这个游戏能得满分。我想,Fami通的评委肯定跟我一样,彻底被这个游戏震撼。面对这样伟大的神作,任何挑毛病,扣分的行为,都显得十分徒劳,甚至无聊。正如Fami通总编辑滨村通信所说:“满分并不意味着这个游戏没有缺点,而是我们想借此表达对制作组最崇高的敬意”。

特别值得一提,现在我们看时之笛的流程攻略,一般都是先打炎之神殿,再打水之神殿。但我当时自己摸索的时候,是先打水,再打炎,其实这两个神殿没有先后的制约关系,只不过因为炎要比水简单很多,所以一般的流程都是推荐先打炎再打水。而这两个神殿的BOSS,太让人印象深刻了:水之神殿的BOSS,出场的时候是以BOSS的视角,一点点从背后逼近林克;战斗的时候,BOSS会抓住林克,远远的将其甩在一个角落;战胜后,水槽里的水被抽至天花板,然后一滴滴落下;火之神殿的BOSS,战胜后整条龙在空中盘旋,然后化为白骨整体落下……可以想象,当年,没什么机会看电影大片(仅学校包场看过泰坦尼克号),看到这种震撼的游戏效果,基本就是被感动的无语了!

回顾一下,时之笛出来之前,电软杂志报道认为,当年的CESA大奖,非生化2莫属。可后来结果大家知道了,这个大奖,被时之笛拿走了。

虽然此前我非常沉迷超马3以及火纹圣战系谱,但那个时期,让人感觉处在金字塔尖的厂商,是被誉为“大作主义”的SQUARE和“动作天尊”CAPCOM。就是因为时之笛,一下子让任天堂成为我心目中日本游戏厂商的No.1。我也因此彻底成为任粉。我当时就非常好奇,这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能开发出这样的游戏。

我还记得,我第一次上Internet是99年末,在学校的机房里。我上网的第一件事,就是用雅虎搜索引擎搜索“任天堂”三个字。通过雅虎搜索引擎,我进到任天堂日本主页。当年虽是99年,不过任天堂的主页已经非常完善。N64,SFC,GB这几个主机每个游戏都有一个页面(唯独FC没有)。我进到了时之笛的页面,我还进到了GB游戏钟为谁鸣的页面(因为当时正好在玩这个游戏)。

我自己玩时之笛的经历叙述,就到这了。在这之后,我跟很多人推荐过时之笛,我与很多好友之间,都留下了跟时之笛有关的经历。这里分享两件事。

在我读大学的时候,PC游戏已经很流行了,CS2,帝国2,魔兽3,以及各种网络游戏都是火爆寝室。有一次,我把N64带到寝室,一来想回味时之笛与姆吉拉,二来也想向同寝室同学推荐时之笛。当时寝室里有一位我非常要好的游戏高手,看我玩时之笛的时候说:“画面太粗糙了,怎么玩的下去啊”。后来,当我玩到最终BOSS的时候,他在旁边看,整个过程他看的全神贯注,直到通关画面结束,他说了一句:“日本人做的动画效果,确实是好啊”。

另外一次经历。我有一位很要好的朋友,他也是个PC游戏党,是魔兽专家,玩魔兽3等RTS类游戏非常厉害。因为十分要好,我向他推荐时之笛,但他不感兴趣,理由是,操作太复杂了,他说他搞不懂。我不断向他推荐,他每次都提不起兴趣。

有一天他来到我家,我想给他演示时之笛,正好当时我有魂之神殿BOSS前的存档。我就给他演示打两巫婆的过程。他在一边看,无动于衷,毫无兴趣。理由还是一样,操作太复杂。

其实我非常清楚,塞尔达的操作根本不复杂,他只是没掌握而已,像他那样的游戏高手,肯定能够非常快速的学会。于是我跟他说,这样吧,我们从头玩,我手把手教你。于是我给他手柄,从头开始游戏,手把手教他最基本的操作,他很快就掌握了,而且在我的指导下,把第一个大树迷宫打通了。看上去,他起了些兴趣,想跃跃欲试。但这时已经很晚,我对他说,你现在已经会玩了,N64主机拿回去吧,想玩就玩,可以接着大树迷宫继续玩下去,不想玩可随时还给我。他就将主机拎回去了。

4天后,我手机响了,是他打来的。我心想,好小子,肯定是卡关了,打电话来求救了吧。

我万万没想到,电话那边,他用非常兴奋的声音告诉我,他通关了,而且,通了两遍!!!

我当时真的非常惊讶,根本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我问他,你是初玩,4天就通两遍,怎么做到啊。

他说,这4天他除了吃饭,每天就只睡没几个小时,其他时间全在这个游戏上了。他还说,那天在我家,看我打两巫婆的时候,他没有任何感觉。但当自己玩到这个BOSS的时候,那种效果,太震撼!他说他觉得很奇怪,同样的东西,为什么他看我玩的时候没感觉,自己玩的时候会如此震撼……

4
发表评论

最新 最旧 得票最多
anytime
anytime

当年同样是在电软上面看到的,对那个画面非常有感觉,我记得当年次世代刚出,给我震撼最大的就两个游戏,时之笛,FF7

匿名
匿名

我是在3DS上面玩的。神作。

天才錬金術師
天才錬金術師

看你写的我都好激动…

匿名
匿名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