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永远的离别

  • 分享这篇文章
※ 樱井政博在参加完聪哥的遗体告别仪式后,便在随后的Fami通专栏里记录了一些来自葬礼现场的感受。我在当时将全文翻译,现重新整理发至与此。

※ 标题图片为聪哥在2013年10月29日的Nintendo Direct中以棱体形象为大家介绍3DS游戏《大合奏!乐团兄弟P》。

棱体聪哥形象的创意来自3DS游戏《魔鬼训练》。聪哥看了《魔鬼训练》中川岛教授的棱体形象觉得非常有趣,就让开发人员给也给他做一个,并与川岛教授的棱体一同出现在了《魔鬼训练》的Direct中。此后,聪哥便经常以棱体形象登场小型Direct。聪哥曾在Twitter中透露,起初大家在Direct中看到的棱体动画,均是开发人员手工制作而成,即开发人员按照聪哥的台词,手工调整棱体的嘴形与表情,以形成动画。后来聪哥觉得这样做十分麻烦,便专门找开发人员开发了一个智能程序,该程序能根据聪哥录入的语音,自动生成棱体动画,如此便能大幅提升效率。不过,自动生成的棱体,看上去比之前手工制作的,要稍微粗糙一些。

标题图片中聪哥在为大家介绍《大合奏!乐团兄弟P》,这是聪哥最后一次以棱体形象登场Direct。

以下是正文。文字的颜色均按照Fami通杂志原文配色。

永远的离别

2015年7月16日与17日,我参加了岩田先生的灵前守夜与遗体告别仪式。场所在京都冈崎别院,祗园祭宵山最中心地带,预计会有很多人。讣告发表前,我就早早预订好了旅馆。

现场一律不收来者随礼。我个人有点不适应呢,但关西的葬礼一般没有随礼。也有可能是今天情况特殊,像今天这样有这么多人来,单单是收礼都要花好长时间的吧。

才发现之前买的丧服感觉太大了,适合以前岩田先生那种体型穿。我没有这么胖,立即去京都站重新买了件,匆忙开始仪式。

受台风影响,整个守夜过程都下着雨,到了遗体告别仪式的时候,变成了倾盆大雨。很多人的丧服都被雨淋湿了。在这样的场合下着这么大的雨,让人觉得雨水有如泪水一般。如果泪水真如大雨一般涌出,那不单眼球,连身体也会被哭干吧。

守夜我位于队伍的最前面所以较早的参加了遗体告别仪式。祭坛左边设置了来宾席。右边是逝者亲属位置,也有来宾席,但非常有限,只用来招待一些大人物。来场游戏制作人很少,我确认的大致只有系井重里,石原恒和,堀井雄二。

按葬礼安排,瞻仰死者遗像。岩田先生带着微笑的遗像被花包围着。拍的很好的一张照片。

但是我却一直盯着灵柩,在灵柩里,装着已经逝去的岩田先生的遗体。或许岩田先生被白布包着,眼镜已被取下,鼻子里塞满东西,而且,今日就要被火化,在这个世界上,岩田先生已经不在了。

烧完香就可退场了,来宾席人渐渐变少。但是,我想在允许范围内呆到最后一刻。这是与岩田先生在一起的最后时间了,哪怕只是多给一点点时间,我也要留下来到最后一刻。

来烧香祈福的人非常多。外面的情况看的不是很清楚,但仿佛看到大雨中长蛇般的队伍在等候。我还看到了一张时隔10年让人想念的脸,当然我有机会和他说话,也可能会跟他谈的很欢。但在这种场合,我到底应该表现出一副怎样的表情,我真的不知道。

很多人,特别是岩田先生的亲人,在谈话中尽量不流露出因我们无法再跟岩田先生见面的事实而带来的伤感。我也是这么做的。

在之前的专栏里(Vol.372)里谈过,一个人死了,对他人而言,只不过少了个登场人物而已。但对死者来说,整个世界都没了。不过我想,因为岩田先生存在感太大了,即便对他人而言,也绝不能用一个简单的登场人物来形容他。

岩田先生给周围的人留下了巨大的存在感,虽然他自己的世界已不复存在,但是,我们的世界,还要继续延续下去。

不要悲伤,不要失落,努力完成手头现有的工作。因为只有过好现实生活,才是送别的最好方式。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距发售 -21 3 : 16 :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