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呐喊!东京蒙克画展(上篇)

  • 分享这篇文章

去年10月27日至今年1月20日,日本东京美术馆举办了为期3个月的蒙克画展。

蒙克是挪威著名画家,代表作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呐喊》。我记得上中学时期,美术课本上有两幅作品经常被大家恶搞,一幅是米开朗琪罗的大卫像,一幅就是呐喊。

201906072
蒙克的《呐喊》

蒙克与《呐喊》

其实即便是现在,大家依然喜欢恶搞呐喊。纵观各种社交媒体,有两幅画被恶搞次数最多,一幅是达芬奇的蒙娜丽莎,一幅就是呐喊了。人们不停在画上添油加醋,或者将画中的角色替换成别的角色。对比之下,呐喊被恶搞的次数要更多。

其实呐喊这幅画的主题,压抑,痛苦,世界都扭曲了,画中央那孤零零一个人,无助,绝望,其形象也跟着画风扭曲。照理说,恶搞是趣味的,这跟呐喊这幅画的主题毫不搭调。但实际上,对于好的艺术作品,有时候可以不要太在乎内容,只要关注形式就行了,说的通俗点,有感觉就行了。就呐喊这副杰作来说,排开任何画的主题与内容,单单是那高超的表现手法,就够后人享用一世,甚至一直恶搞了。

谈到呐喊的恶搞,这里顺带举个例子,下面是2016年GoodSmile出品的可动呐喊人偶,十分搞怪。

GoodSmile出品的呐喊人偶。
官方商品页链接:请点击这里

说说蒙克这位画家。蒙克的一生,可以说是很波折的。他在青少年时期,父母亲,兄弟姐妹接连死去。他本人倒是比较长寿,活了80多岁,但这种少年时期失去亲人的痛苦与阴影,一直伴随着他的一生。

蒙克的情感经历也很不顺。他的初恋对象是一位有夫之妇,一位海军军官的妻子。后来他又看上另一位风流女子,与对方有过一段感情经历,但对方最终跟一位作家结婚。到后来他又与一位叫Larsen的女子相恋,Larsen渴望与蒙克结婚,但反倒被蒙克以自己身体不好,且有精神病,没有成家的自信等理由拒绝了。可见种种磨难与阴影,让蒙克连结婚信心都没有了。后Larsen以自杀威胁,并开枪打伤了蒙克的左手,这件事也给蒙克造成巨大的心灵创伤。

蒙克一直活的很压抑,少年时期接连失去亲人,使得他对感情极度渴望,但他的经历又是那么不顺。他极其热爱绘画,对他来说,画是一种表达,倾诉,甚至情感发泄的方式。此次东京美术馆的宣传资料,将蒙克的艺术生涯总结为“爱与纠葛的一生”。可以说总结的相当准确,简练。

下面是蒙克的两幅自画像:

下面是蒙克的两幅作品:《呐喊》与《绝望》:

这两副作品看上去很像,但呐喊更多的是从内心表现压抑,整个人都扭曲了,仿佛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吼叫;而绝望更加的外在。对比之下,呐喊表现力更强,名气也更大。

蒙克曾在日记里对呐喊这幅画进行了描述:
※ 以下日记内容翻译自东京蒙克画展官方资料:请点击这里

傍晚我走在道路上 ——
前方是城镇,脚下是峡湾 ——
我感觉很累,疲倦极了 ——
于是停下脚步远望峡湾 ——
太阳下山了 —— 云彩一片红色
—— 如血一般
我感觉大自然正发出无尽的呐喊
—— 我仿佛感受到了这种呐喊
我画下当时的情景,—— 把云画的如血一般
—— 所有色调都在尖叫
这幅画就是《呐喊》

关于蒙克与呐喊的简单介绍就到这了。下面讲讲东京蒙克画展的情况。

东京蒙克画展

这次长达3个月的画展展出了包含呐喊在内的100余幅蒙克画作。这是呐喊第一次来日本,官方的众多宣传语里,有一句是“首次来日本,可能不会有下一次了”。

画展由东京美术馆主办,对于如此举世闻名的大作驾临,馆方十分重视,各种宣传资料,特别活动,配套周边等都准备的非常充分。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为了突出呐喊主题,官方在宣传时,所有的LOGO,图案,以及请来助阵的嘉宾,都要摆出呐喊的姿势,这造成了一种全员呐喊的架势,并使得整个展览活动显得格外有趣。下面就随便举一些例子。

首先是馆方专门创作了一个虚拟形象大使“呐喊君”,而且还为其配上不同的表情与手势:

2019060710

不仅如此,馆方还特地为呐喊君做了个人偶,用于向大家介绍各种周边以及餐饮。

所有请来助阵的嘉宾,都摆出一副呐喊的姿势:

尤其是中间那副小峠英二,简直是太像了:

2019060721

官方还在Youtube频道上传了一段小峠英二在拍照前化妆过程的视频:请点击这里

钢琴家清塚信为本次展会创作的主题曲《第一号练习曲Dessin》。既然来了,也要呐喊一下。

2019060722

接着介绍,本次展会的作品音频解说,由福山润担当。来了必须呐喊:

2019060723

福山润的声音真的非常好听,我觉得由他来当音频解说,再恰当不过了。
顺带一提,FEH里有不少英雄都是福山润配音,比如两个月前的传承英雄罗伊。

呐喊的魅力是巨大的。此次展会,很多动漫游戏领域的厂家也纷纷前来参与联动。首先是YOSISTAMP,他们拿下了入场券券面设计权,有一种入场券的券面就是呐喊YOSISTAMP:

2019060724

下面是YOSISTAMP毛巾周边上的图案:

宝可梦也参与了此次展会的联动。皮卡丘甚至担任了宣传大使。有两种宣传海报,就是以呐喊皮卡丘为主角,首先这张:

观看后,身体犹如有电流经过。
观看后,身体犹如有电流经过。

这张上面的宣传语“身体犹如有电流经过”,可以说很有皮卡丘的风格了。
其实这种表述一点都不夸张,甚至很形象。因为这种名画,在电脑上看图片,与看真迹,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相信看过各种名画真迹的人,应该都会有类似的体验。

然后下面是另一张:

观看后,带点纪念品回去哦。
观看后,带点纪念品回去哦。

这两张呐喊皮卡丘海报,一张是赞美呐喊的震撼感,一张不忘提醒观赏者买周边,宣传艺术的同时又不忘做生意,真是考虑的既全面又周到。

实际上,参与本次呐喊联动的,一共有五只宝可梦。如下:

如果仔细看,这套图案在构思上蛮好玩的。宝可梦之所以呐喊,是因为受到了惊吓。而这五张图之间形成了连环惊吓:最先发出恐吓的鬼斯通与耿鬼,他们吓到了可达鸭,引发其呐喊;然后第二张,在桥另一侧呐喊的可达鸭惊吓到了伊布,接着,伊布的呐喊吓到了皮卡丘,皮卡丘吓到了谜拟Q,谜拟Q吓到了木木枭。

这五只呐喊宝可梦的图案,被制成各种周边,如文件套,明信片,对战卡片,手机壳等等,作为展会的周边贩售。

我一看到这些图案,就突然想起,前段时间颜真卿的《祭侄文稿》在日本展出,展会方取其中“爱”,“心”两个字,做成醋碟作为周边贩售。此举被国内媒体狠批,说日方根本不懂《祭侄文稿》的内涵。
而我现在很感兴趣,当远在北欧的挪威人民,看到呐喊被日本展会方如此大规模恶搞的时候,是否也会发文批评日本人不懂呐喊所展现的精神实质呢?

上篇就到这里结束了。下篇接着讲讲来自展会的纪念品。下篇链接:请点击这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