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君岛访谈:任天堂的大转变

  • 分享这篇文章

※ 这是2016年10月28日Bloomberg发的一篇专访任天堂社长君岛达己的文章。我在10月29日进行了全文翻译。现将文章重新整理发至于此。全文如下(原文链接已付在文章最后):

201702112
君岛达己,摄于采访之后。照片来源:Bloomberg

君岛达己接任已故前社长岩田聪的社长之位已有一年时间了。这位曾经的银行家,正在引领着任天堂进行一次大转变,这是公司有史以来最大转变之一。

Switch,这家总部位于京都的公司所开发的,将于明年3月上市的新型家用机,将会成为还包含了手机游戏,主题公园,以及各种周边商品的任天堂娱乐业务的核心。这台新设备有一个带显示屏,跟平板很像的单元,它既可以连接电视,也可以携带外出。在Switch公布后,我们有幸邀请到君岛社长坐下来与我们谈谈Switch以及任天堂的未来。

201702113
君岛达己,采访中。照片来源:Bloomberg

担任社长一年以来,您有什么想说的?

君岛

三年以前,我们几个高管——前社长,竹田玄洋(技术顾问)与宫本茂(创意顾问)——在一起讨论如何提振我们的业务,包括使用手机,新的硬件,以及发挥IP最大价值。简单的说,对我而言,最大的问题不是我是否会改变这些计划,而是如何去实现它们。现在到了最关键的节点,因为这一季度与下一季度,正是我们向消费者展示新主机的时候。

为什么任天堂会决定融合家用机与掌机?

君岛

我们并不单纯想为Wii U与3DS提供后继机。最初的想法是:“我们能创造出怎样全新的体验?”。而新主机便是我们的答案,不仅可以在家玩,也可以外出与任何你想玩的人一起玩。

那3DS业务会因此中止吗?

君岛

由于我们有出色的软件,3DS销量还在不断增长,而且势头不弱。当然,我们更认为3DS会以自己形式持续下去,而不会被Switch竞争掉。

是否有一个庞大的硬件计划,Switch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君岛

我们现在只拿出了一个概念性视频,以演示Switch与Wii U以及之前的主机有何区别。当然,具体到会有哪些配件,我们会在明年一月份公布。现在所看到的并不是全部内容。

3月份发售后,我们是否能看到Switch还有其他进化型态?

君岛

软件阵容现在还没有公布,我们第一方有很多软件也还没有展示。每当我们研发新硬件的时候,如何去匹配我们的软件是一个首要问题,这一部分我们还没有展示。我们希望各位玩家能在明年一月亲身体验新的主机及软件。

玩家是否可以很容易的改变其玩法?

君岛

我们已经演示了多种游戏场景。大家既可以聚到一起玩,也能独自在家玩。而且根据不同的软件,还能有其他玩法。正如前社长所说,玩游戏,除了在家里玩,在户外也应有多种形式,不仅仅是在蓝天下玩,还可以与其他人一起玩,而且,如视频里所演示,在不同的场合,飞机内,汽车内,以及其他任何人群聚集的地方都可以玩。

PV视频看上去不像任天堂的宣传风格。是否意在瞄准索尼与苹果的用户?

君岛

正如新主机的名称那样,我们改变了很多东西。但我们对改变目标消费群体毫无兴趣,我们并无意向去锁定某个年龄阶层的玩家。根据软件的不同,整个家庭以及小孩也能玩。不过,我们视频里所采用的游戏,主要是面向了解这些游戏的群体,至于家庭群体以及小孩,我想他们更应当去实机体验。

所以这么说来,那个视频主要针对核心玩家?

君岛

我们的核心理念是扩大每个年龄阶层的游戏人数,这点一直都没有改变。所以我们并不想只针对核心玩家。但是,当要表达我们的新想法时,谁能最先理解?当然是那些真正懂行的人。所以,为了能最快最好的传达我们的理念,我们选择了那些真正懂游戏的人。

您认为Switch的核心技术与理念是什么?我们在视频里看到的是否是核心部件,还有其他设备吗?

君岛

回答这个问题恐怕要涉及到硬件参数,所以还是等1月份吧。没错,你所看到的就是核心部件。

看上去你们的软硬件生态系统有多种可能性。在硬件上,与其他公司是否存在联动?

君岛

如果你问我有没有这种可能,就现在而言,回答是NO,现在还没有这种可能。但是,具体到每个游戏有不同玩法,你将能看到新主机会与我们的软件,以及各种配件协同工作,具体会在1月份发布。考虑到这些配件能附加在Switch核心上,所以可以统称它们为配件,或者更准确一些叫附加硬件。其实还是叫配件更合适一些吧。你可以假定会有很多此类东西。

您对VR有什么看法?

君岛

宫本先生曾多次谈论过这个话题。我们并非没有兴趣,相反,我们对此很感兴趣。VR提供了一种全新的体验,但这要取决于软件,以及使用VR的方式,对于游戏来说更属如此。另外,VR还能用于非游戏领域,所以确实值得期待。

Switch会支持VR吗?你们是否会开发用于Switch的VR设备?

君岛

如果你问将来是否有这种可能,当然不排除这种可能。如何利用VR进行游戏,也是我们在考虑的问题,这会涉及到系统的配置。不能说我们对VR没有兴趣,因为VR确实提供了新的游戏方式。但这要取决于具体的游戏,究竟哪些游戏适合VR,我想只有在亲身体验后才会有答案。而且,我们的游戏,通常都适合长时间游玩。

您对超马Run的期望是什么?

君岛

谈到期望,我们都看到了精灵宝可梦GO所发生的一切。坦率的说连我自己都很惊讶。毫无疑问,越来越多的人使用手机玩游戏。这次我们用上了马里奥,这是我们很重要的一个IP。而宫本茂团队现在所做的,就是确保它能像精灵宝可梦GO那样的速度铺开。

所以我对它的期望是很大的。正如库克所提到的,超过2000万的用户进行了预登记,以便游戏发售时能第一时间收到通知。具体到游戏本身,我想到时你可以下载,但只能玩其中一部分。不过你可以支付一个固定的价钱,然后就可以无限制的玩,之后再也无需支付其他费用。之所以采用这种方式,是因为我们想让小孩也能玩,希望这样能让它变的更加流行。

任天堂对手游的态度是什么?

君岛

在今天的决算说明会上我已对此阐述了3个要点。我们的主要业务是软硬一体。不过,手游已经在促进我们现有游戏的销量,这也证明了我们的思路:开发手游,对我们现有的软硬件业务会起到正面促进作用,而且也达到了我们的预期。现已证明,我们的思路是可行的,我们会更加有信心。

手游与Switch在整个任天堂生态系统中处于什么样的地位?

君岛

两年前我们的前社长描绘了任天堂未来图景:NX——现在是Switch——在它的周围有我们的手游,主题公园,以及电影业务。我们现在刚起步,未来你将看到,我们的手游,主题公园,电影业务以及其他IP产品之间的联系。

您对Switch的期望是什么?

君岛

如果你指的是销量,我们会比照竞争对手,以及自家的Wii,它们都有不错的表现。这也意味着,发售后的第一年,尤其重要。

视频播出后股价下跌,您感到惊讶吗?

君岛

说实话,我很惊讶。我非常关注市场反应,但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不过现在谈论股价没什么实际意义。

您如何评价任天堂在盈利及销量方面的表现?

君岛

我们的收入连续八年都在下降。其实我们的目标很简单,就是想扩大游戏人口,把各种各样有趣的创意传递给消费者,在他们的支持下,我们的收入与业绩提升,这就是我们想要的结果。如果这种结果没有体现,说明我们的传递还没有到位,要等到下一年才能体现。

岩田社长曾经常提到1000亿日元是任天堂合适的营业利润水准。这是否也是您的目标?

君岛

回顾过去,每个人都在谈论这个水准,这确实也是我们想要实现的目标。但正如你所看到的,汇率的影响很大,我们的营业利润会受此牵连,不过我们会紧盯这个因素。

※ 原文链接:请点击这里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倒计时 -3 1 : 56 : 39